【寡红AU】My name is Wanda (1)

寡红AU

超能力大盗vs特工人设

名字乱取的,很可能后文和这个完全没关系...

如果我写着写着不忘记的话,尽量点个题? >.<

渣文笔

本来想写短篇的,但感觉好像要被拖长了...

【高坑预警】长了就很容易坑的...

所以大家慎入,很可能是坑的... 

看完这些叨叨还愿意往下看的朋友们,谢谢关照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、

       七月的中午时分,Natasha来到布拉格城市中心广场边的咖啡厅,落座在一个靠近角落,仅能晒到一半阳光的位子上。服务生放下菜单,她随意扫了一眼,叫了一杯冰咖啡。

       服务生离开后,她拨了下鸭舌帽的前盖,拿下了墨镜。天气略有些炎热,帽子让她束在里面的头发觉得有些闷了,墨镜倒是遮住了些过于刺眼的阳光,只是会妨碍到她的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没错,特工Natasha Romanov,在美丽的夏日的布拉格,执行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装作被广场边经过的马车吸引了目光,她侧过脸往外看去,视线实则都汇聚在了左前方的一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深棕色头发,身着一条白色长裙的女人正坐在Natasha所盯着的座位上。她点了一份蛋糕和一杯咖啡,正用食指和拇指漫不经心地拿着叉子,戳起小块的蛋糕放进嘴里。偶尔有些奶油弄到了嘴边,就用撑着下巴的左手伸出拇指来,轻轻抹掉后送进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位迷人的姑娘,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在Natasha第一眼见到本人时就下了这个论断。

       在Fury给她交代任务时,她自然有看到眼前人的照片。照片上给人的第一印象非常乖巧,绿眼睛很清澈,清得透着光。凭感觉,谁都会觉得这是个人畜无害的二十岁左右的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但Fury警告过她,这是局里标记的最最高等级的目标人物。

       ss级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饶是Natasha做了这么多年特工,遇上过的也不出十个。她甚至怀疑现在局里记录在案的ss级目标是否会超过十个。

       因此她绝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   特工Romanov能在这种工作条件下活这么久,最大的优点就是谨慎,从不轻敌。

 

 

2、

       Maximoff儿时常被自己的能力所困扰。

       女巫,疯子,变态…

       加上家庭过早破裂,和奶奶相依为命长大,这样的她,经常是学校里小恶棍们欺负的对象。这一切使她饱受困扰,加上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,精神状态持续不稳定了好几年。

       除了奶奶以外,几乎没有人能安抚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好在她终于还是掌握了控制自己情绪和能力的方法,再不用任人欺负,也不用伤害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三年前奶奶离世后,她思考了很久自己该何去何从。强大的精神力可以帮她达成许多事,可她究竟想要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她开始了四处游走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准确来说,是四处旅行,四处劫富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从格拉斯哥到普利茅斯,从因特拉肯到布达佩斯,她看上的没有拿不到手的。并且,没有人知道,家中名贵的画如何一夜间消失不见,手上的戒指从什么时候起离开了它该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旅途中,她曾遇到过一对邦尼和克劳德,虽然她们都是女生。高个子的长发姑娘整天摆弄着电脑,但枪法居然也不错;矮个子的则是个格斗好手,只是脾气不太好。这两位姑娘热衷于四处清理当地的恶棍和黑帮,并把洗劫来的钱捐给孤儿院。她没有问她们往何处去,她们也没有深究过她从何而来,即便是看到她将一个离她五米远的壮汉瞬间“扔”到二十米开外,也没有多问过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她们就这么愉快地相处了大半年,直到她俩要回美国,才散伙了。这大概是Maximoff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   离开她们后没多久,她来到了布拉格。

       这里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七月游人虽然多了些,但还是掩盖不掉这个彩色城市的明媚。

       这天中午,她来到了广场边的咖啡厅,打算在这儿消磨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   蛋糕才端上桌,一个比蛋糕更吸引人的东西,哦不,她是想说,人,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带着鸭舌帽,几丝红发落在鬓边,戴着一副大墨镜的女人从她桌边走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似乎是在后方靠近角落的位子坐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女人穿着一件黑色T恤,搭配着同色的长裤。

       Well,well…

       衣服很难掩盖住好身材的,不是吗?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55 )

© 花__ | Powered by LOFTER